写于焦虑的2019年底

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,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。

换了工作,开始接触AI和金融业务,面对成堆的调研报告和新的项目,有压力。在大媒体多年日进斗金的优越感一下就没了,以前是收入曲线增幅的问题,现在是AI落地和商业化如何进展的问题。P2P早没了一波,金融科技公司生存成疑,大数据爆雷,偶尔听到熟悉的名字出了事,离自己那么近。加班加得异常凶狠,以至于年末我在电脑前打字觉得恶心,想想曾经单纯沉浸在书写中,享受整理和分享的乐趣,有点恍如隔世。入行第九年,从未有过的担忧和清醒。

前两周见婷婷,她从杭州来,在我公司楼下等了快两小时。朋友间约饭放人鸽子都快习以为常,总是在快到点了才发现自己无法抽身。11月起周六基本都在公司,又过起了白天开会晚上周末写文档的日子。周先生也差不多,连续凌晨压测,圣诞节出差,以为今年过年可以休假了,原来还是要在公司,第五年了吧,我现在看着一个月后的假期,想着要安排,非常的焦虑。今天下午说着我要去看周杰伦演唱会,看着翻倍的票价,不知道自己是去圆梦还是发泄,非常的需要独处。

我这么矫情又爱幻想的一个人,我这么讲究条例和平衡的一个人,在年末回顾的时候,觉得我不是我了。2019年初,我希望自己做到“温和而坚定”,多尝试多创新,似乎是做到了的,却不似初衷。哪里不对呢,是蔓延的裁员风波,是持续被沟通的幼儿教育问题,是有些事想做却暂时没有预期结果,还是吃饭都不想聊天了呢。压力都大,谁能不自我消化,谁能始终保持情绪稳定。其实换了环境,心态是好的,也喜欢现在的团队,没有在前东家的压抑情绪,加班也是自愿,想把一件件事情完成并做好。只是,真的很累,以及,我太希望自己每年有一些不一样,今年的我,没什么特别的。

娃们慢慢长大,陪伴的时间持续减少。学校老师说,“你们7点回家太晚了,要设定出mommy time & daddy time”,我一脸茫然地看向老公,“我们说的7点,是一周可能有2天,有一个人可以7点到家,其他,10点吧”,又不好解释什么。说无奈吗?也没有,感谢曾经的努力让我俩多少在工作上有自主空间,说能改变吗?不行。

读书基本处于停滞状态,也有一段时间没去电影院。旅游去了澳洲、内蒙和新加坡,后两个都没写游记。年末入了中古坑,总想买点什么,再就是被肖战圈粉,给雅诗兰黛贡献了不少销量。哦对了,最近玩了剧本杀,觉得挺有意思,也愿意花时间在一些成人的玩具上,想寻找沉浸式的专注的体验。整体来说,对许多事的投入度都不满意,还是浮躁和懒惰了。

新年寄语是什么呢?明年的flag是什么呢?还不知道。需要时间来梳理和思考。

配图选了Disney的一张,希望他们的童年满是欢笑。真的好爱他们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