过年小记——神农架

过年随老公去了趟神农架,看望爷爷。山里的生活平静而单调,没有网络,电视时好时坏,每天围坐在火炉旁,看着炭火的星星点点发呆。长时间在睡觉,更多的时间在串门,在各位乡亲的家中听着不太懂的方言对着他们笑。

早上五点半起床从武汉出发,晚上七点才进家门,山上在飘雪,盘山公路白白的一层,转来转去没有尽头,算是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感受着农村。

没有令人垂涎的美景。

山里在挖矿,一座座山被掏空,路边满是矿渣。亲戚说这里的矿还能挖60年呢,60年很长吗。好奇地问起怎么没看到野生动物,公公说都在盘子里。

第一次爬山路,哪里有路,被雪和草掩盖着,一不小心就滑了一跤。上山还好,下山是被人一步步搀下来的,好紧张。

不少家里盖了新房,在山间小院里晒太阳挺温暖的。老公说条件已比十年前改善太多,我看着山顶上老屋的方向,点点头相信。

有种回归的感觉,没有工作没有互联网。日子不觉得慢,晃晃悠悠地年就过完了。

还是觉得累,像脱了层皮,回到北京一身轻松。我果然是不适合坐在一圈有的没的唠家常啊。


 

过年小记——神农架》上有1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